導航欄

【凹特專欄】EP18:那個我不想成為的大人,現在還好嗎?

那個我不想成為的大人,你現在還好嗎?很有趣,以前我總會想著「我長大之後要成為我自己想成為的大人,絕對不要變成自己討厭的大人」,當年紀到了是大人的階段,我們不知不覺都會變成以前那個討厭的大人,真的嗎?我們真的有可能會無法躲避掉那個不想成為大人的階段嗎?其實我一直在想,為什麼我不想成為他。

(圖片來源:IMDB)

我不想成為的大人

我有一個親戚,可以說他從小看著我長大,而我也看著他變老,從我小時候開始,我對這個人就很沒有好感,因為他講話很大聲,然後只會講幹話,真正要下決定總是推給其他人,跟自己家人相處不好單純因為自己的霸道與不尊重他人,他還有很多可以講出來的缺點,如果要說到「不想成為的大人」候選人,他絕對是第一名,我絕對不想要老了之後變成這樣的人。

長大後,我依舊看著沒有改變的親戚,然後我開始思考為什麼他會是我「不想成為的大人」,在其他家人聊著各種投資項目時,他總只能在旁邊插上一兩句話說:「我就一百萬全下就穩贏了啊」這種完全沒有邏輯的話,其實意識裡或許是想跟大家說「我有錢,雖然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」,而他到底有沒有這麼多錢,其實我也不知道,但我知道這時候的他一定要講出一句話,即便這句話一點意義都沒有,或許那是一種身體的反應機制,不想被看不起的感覺。

在家庭聚會當中,他的孩子也很少出現在他會出現的場合,因為只要在同個場合,他的兒子就有可能被罵,起衝突,他兒子都已經四十幾歲了,我不理解的是為什麼一定要在眾人面前羞辱自己的孩子,會不會是只有在這樣的場合做這樣的事情,才能夠表現出他身為父親的一種權威感,我沒有被看不起這個想法,是建立在這個場合,這個罵聲之上的,有可能嗎?然後他不出遠門,不出去玩,無論其他親戚怎麼邀約,他始終不出門,不愛社交,只在家人面前高調的吹牛,這些就是他在我心中的樣子。

他是我最害怕單獨面對的親戚,因為我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,我一直在思考現在的自己看待他是一個怎樣的感覺,我先排除掉了「可憐」,因為我並不想伸出援手,我想的是,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?他走到這一步,到底是為什麼?

【凹特專欄】EP18:那個我不想成為的大人,現在還好嗎?
(圖片來源:Pixabay

當你不願改變,也無法被改變

一個人會變成怎麼樣子,都是由許多原因建構而成,沒有單一原因可以解釋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故事,我長大之後才懂,這位親戚不是因為天生白目,我想他自己一定也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,對我來說「沒有不了解自己,只有不面對自己」,其實自己是怎樣的人,還不知道嗎?或許他就卡在一個「想改變不低頭,被改變仍搖頭」的階段吧?他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開始面對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,知道自己被不喜歡,那又如何?我又能怎麼做?我想在他內心裡,一定… 一定很痛苦吧。

我不想成為這樣的大人,我得避免掉所有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,但是要怎麼避免?那些無法避免的事情,多的是現實的枷鎖、同儕間的眼神、家人的不諒解,他人生遇到的每個困境慢慢堆疊出來的,他是獨一無二的,同時也是我討厭的,但我卻無法避免可能成為他的窘境,現在人生裡的每個選擇都會造就一條新的道路,該怎麼走才是對的?該怎麼走才不會成為自己討厭的大人。

講到最後,或許,根本就沒辦法避免成為討厭的大人,但最起碼我得喜歡我自己,喜歡自己的每個決定,讓自己的每個決定「勁量」不要被現實影響,盡量讓自己的強大可以讓自己走的每條路都是滿意的,現在的我唯一能想到的方式也只有這種,不然我實在無法想到更好的辦法。

我只期許自己未來不要陷入「不願改變,也無法被改變」裡動彈不得。

凹特專欄其他文章:點這裡
更多 Outer 生活工作室的文章:點這裡


發佈留言